太原何地可以放生蜈蚣,印祖故事:途经太原观灾象无德怎堪学射潮

编辑:admin 发布时间:2024-06-25 浏览:745次

一、青海放生园放生黑鱼

1、大师光绪十二年中秋日,下南五台山,去北京红螺山。九月初,到达山西省太原府城。从长安到太原府1200多里,大师走了半个来月。太原府下辖1州10县,府治阳曲,府城方圆二十多里。远远地就能望见城东南方向的郝庄永祚寺的双塔高耸云霄,一座是明代万历年间当地士绅修建的文峰塔,一座是稍后由明代著名高僧妙峰大师主持扩建永祚寺时修建的宣文塔。

大师在南五台未动身前就听说太原遭受了洪水灾害。大师到太原时,发现大路都被冲毁了,只有人可通行的小路。登上城墙可以看到洪水过后一片狼藉。了解到,在六七月间的一天,大雨之中起了蛟龙水,汾河发大水,在城西面顺着城墙向南流,水势十分汹涌。巡抚登城查看,下令开炮,一开炮即时水涨了几倍,顺城南流。幸亏城门已关,大水没有进城。但是大南门外的南关是进京的大道,街市很长,被大水冲得房屋、树木、墙垣一无所有,变成了一片新的滩涂田,平平坦坦,无一人不遭此一炮之劫。而损失财物,不知有几万万。

该巡抚属于妄学钱王射潮,可是他不知道,鬼神敬佩人的道德而不怕人的威势。武肃王射潮而潮退,是因为水神感王保民之德,并非畏王强弩之威。后世之人没有武肃王的道德,却模仿武肃王的强弩之威,是不可以的。无德之人在这种时候,应该带领大家恳求忏悔,求水神不要伤害民物。纵令无益,也决不至酿成大灾。(三编卷一复钱士青居士书一)

附录:印光大师钱武肃王强弩射潮发隐颂

曰稽武肃王,降神自上苍。编民奋义勇,灭巢而诛昌。鸿功及大业,古今少克当。受封在吴越,泽国患无央。拟筑捍海堤,大兴夫农桑。潮大基难固,祭神祈降祥。又令诸精兵,强弩射潮疆。潮徙堤基固,害无而利强。一诚即有感,射潮成虚张。盖恐群雄心,犹欲来侵攘。射潮潮迁徙,藉此慑虎狼。数十年乱世,吴越颂平康。至人所计虑,其意甚深长。经唐季五代,无一处清凉。吴越儒佛教,阐扬追盛唐。此际无吴越,纲常悉丧亡。古今忠义士,无一不表彰。德惠饫民深,全国民仰望。永叔性偏僻,辟佛护门墙。奋志修二史,拟为万古防。删尽佛徒语,诬蔑吴越王。致令忠义士,各各怀感伤。观彼泷冈表,亲德甚炜煌。修史任私心,大为无忝妨。大学明明德,格物为总纲。居心有私欲,难得好下场。奉劝诸文士,谦抑自审量。勿矜奇立异,须循天理常。克念狂作圣,罔念圣作狂。聪明能克念,万代永流芳。

〖钱塘射潮〗
浙江钱塘江自古以来就以风大浪高、破坏力惊人闻名于世,钱塘观潮很早即为当地一景。唐末五代时,由于连年战乱,钱塘江堤岸久疏修葺,已是残陋毁损、破旧不堪了,根本无法继续捍御巨潮大浪的冲刷侵蚀,两岸百姓屡屡流离失所,深受其害,甚至吴越国的都城杭州也受到威胁,时无宁日。鉴于情况紧急,吴越王钱谬下令组织动员境内人民凿石填江,进行大规模整修。不料当时海潮汹涌澎湃,工程根本无法正常进行。情急之下,钱谬便当下传令工匠赶造竹箭3000支,并配以羽镞,命水军士卒轮番用强弓硬弩对潮施射。海潮竟自慢慢消退,工程得以顺利完成,确保了杭州城及其钱塘江两岸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钱谬也因此备受世人称颂。

2、隋唐时期山西境内除五台山外,其它地方的佛教也有新的发展,特别是以太原为中心地区的佛教,发展迅速。太原古称并并州,为九州之一。唐开元十一年以并州改置太原府。北宋太平兴国四年复为并州,嘉佑四年(1059年)又改为太原府。这时在太原等地的寺院众多,据敦煌资料《诸山圣迹志》记载,“从此(五台山)南行五百里至太原,都城[周]围卌里,大寺一十五所,大禅[院]十所,小[禅]院百余所,僧尼二万余人。”限于研究情况与史料的限制,本文只择其中最重要的是崇福寺作一粗浅的研究。

3、太原崇福寺虽然已经有名,但是对它的建造时间还不清楚,我们有必要考证一下。不空是唐代著名的高僧,译经家、密教付法第六祖、开元三大士之一。他在玄宗开元八年来华,随叔父至武威、太原,后师事金刚智。唐代宗时,不空被制授特进试鸿胪卿,加号大广智三藏,曾于太原和五台山造密教道场,展开宣教活动。大历五年(770)十一月,不空在太原给代宗上奏折,说:“先奉恩命往五台山,修功德至太原。巡礼上件寺,因得瞻睹高祖太宗起义圣迹并在此寺。实为国家皇业所兴之源,固不合同诸寺例,伏乞天慈蠲免一切差科及地税。便回充。高祖太宗七圣忌日设斋行香,及修号令堂安置普贤菩萨。仍于三长斋月每月十斋日,令合寺僧奉为高祖至肃宗七圣。转《仁王护国般若经》,庶得无疆之福,永资七圣,无尽法音,上符皇寿。其念诵僧,伏乞精加简,择具名录。奏先停俗客,望即发遣。”[1]朝廷回复曰:“太原府大唐兴国太崇福寺中高祖神尧皇帝起义处号令堂,请安置普贤菩萨像一铺。净土院灌顶道场处,请简择二七僧奉为国长诵佛顶尊胜陀罗尼。”[2]不空上奏文中所提到的“上件寺”因珍藏了“高祖太宗起义圣迹”,故他向朝廷请示,要求得到得到重视。朝廷复文说“太原府大唐兴国太崇福寺中高祖神尧皇帝起义处号令堂”,即是指的不空所说的上件寺的“高祖起义圣迹”处。可见,崇福寺也称“上件寺”。此外,朝廷复文中又有“兴国太崇福寺”,可以简称“兴国大寺”,在《续高僧传·释洪林传》中曾称释洪林住“并州大兴国寺……故兴国大寺百有余僧,敬异崇仰,有如天岸。”[3],因此崇福寺也极有可能有另一名称“兴国大寺”或“大兴国寺”。

4、所谓“高祖太宗起义圣迹”就是指的唐高宗李治在太原揭兵反隋宣誓的地方。隋大业十三年,唐高祖李渊在太原起兵讨隋,翌年消灭了隋朝,李唐王朝成立。这是唐朝建立的一件大事,所以当年高祖起兵之处被留下作为纪念地,亦即被称为“起义圣迹”。李唐王朝建立后,唐太宗于“武德元年(618),诏为太祖已下造栴檀等身佛三躯,以沙门景辉尝记帝当承天命为立胜业寺;以沙门昙献于隋末设粥救饥民,为立慈悲寺;以义师起于太原,为立太原寺。又诏并州立义兴寺,以旌起义方之功。”[4]其中“以义师起于太原,为立太原寺”,应该就是有“高祖起义圣迹”的崇福寺,所以崇福寺亦即太原寺,而且因为有了李唐王朝的建立,太原寺才建立,那么太原寺应该在先,崇福寺则在其后,即先有太原寺,再有崇福寺。所以崇福寺应是一所官方道场,与那些民间的道场是有区别的。

5、太宗立太原寺是帝王崇佛教的典型事例。宋代的契松和尚就对此议论曰:“古者有帝王而入预佛法者,自东汉抵唐不可悉数。如唐太宗于崇福寺发愿称皇帝,菩萨戒弟子者玄宗务佛清净,事其熏修者,是亦佛教而出果奴乎污耶。韩子徒以梁武为尤,而不知辱类,其本朝祖宗此岂有识虑耶。”[5]

6、值得指出的是,唐太宗下诏建立的太原寺共有五处,它们是长安、洛阳、太原、荆州、扬州等地各置一所寺院。长安太原寺,于咸亨元年武则天外氏侍中观国公杨恭仁舍故宅所建,后经重修,改名魏国西寺。载初元年,复改名崇福寺。菩提流志与般若三藏分别于该寺译出《大宝积经》及四十华严经,智升《开元释教录》、法藏《起信论义记》亦于此撰成。洛阳太原寺,先后改称魏国东寺、大周东寺,后称大福先寺。义净、善无畏、日照、宝思惟、菩提流志等相继于此从事译经工作,寺中有武则天所书福先寺圣教序碑。荆州和扬州二个太原寺,学僧云集,为当地大寺。

7、山西并州太原寺因是朝廷敕封,地位很高,非常有名,许多重要的僧人都出自此寺。然而并州之内的太原寺为名的历史不长,之后它被改名为崇福寺。太原寺改名为崇福寺的资料现已不见,没有直接的资料可以说明。按理说朝廷敕建的寺院,且有重要纪念意义的寺院不应该随便更名,而且没有很高级别的人指示,是绝对改不了的。但是它最后还是被更了名。太原寺被改成崇福寺,始于何时,不可而知。在当时留下的的材料中,不管是唐代佛教的典籍诸如《续高僧传》之类的唐代佛教资料,还是外书如新旧唐书等都没有记载这件事。《宋高僧传》里直接使用了“唐太原崇福寺……”的说法,这是宋代人的记载,只是说明这时太原崇福寺还是非常有名的事实而已,并不能代表唐人当时的记录。现在见到最早称太原崇福寺的是不空的奏章,这是在大历五年,即770年,距武德元年已经过了158年,所以它只能说明在一百多年后,人们不再使用太原寺名了,不空称为“上件寺”,朝廷回复称“崇福寺”,可见崇福寺这时还有好几个名字同时并列。此外,“兴国大寺”或“大兴国寺”在唐代《续高僧传》中有载,根据前面的分析,使用这二个词作寺名亦未必不可能,它应该是与太原寺同期使用的名字,崇福寺改名后,就停止不用了。

8、在《唐会要》中有载:“(长安)崇福寺在休祥坊,本侍中杨恭仁宅咸亨二年九月二日以武后外氏宅立太原寺。垂拱三年十二月改为魏国寺,载初元年五月六日改为崇福寺。”[6]这是说的在长安建立的太原寺的历史,时间在咸亨二年九月二日,亦即670年。咸亨年代是唐高宗李治在位的时期,武则天是高宗的皇后。垂拱三年高宗已经离世6年,唐中宗李显和唐睿宗李旦也不在位了,李唐王朝的大权直接旁落在武则天后的手上。武则天立垂拱年号的第三年,就急急忙忙的把太原寺改成魏国寺,又过两年,再把魏国寺改成崇福寺,这种做法是耐人寻味的。但是如果我们看看历史背景,也许就会明白其中的奥秘。高宗在世时,武则天曾经一度出家4年,还俗以后,逐渐揽得大权。高宗去世以后,武则天最终把大权弄到了自己手上,但是她不仅仅满意要做一个天后或皇后,而要做一名真正的女皇,将李氏王朝改为武氏王朝,建立大周王朝。为了这个目的,他一方面组织僧人伪造了《大云经》,为改朝换代制造舆论。同时她还亲自撰写《改元载初文》,重新修改了历法,按古代周朝的历法改朔,这不能不说在她的内心深处,意识到要改变李唐王朝的性质,必须要将过去的一些痕迹给抹掉,而所有这一切做法都集中在垂拱四年到载初元年两年的时间内,第三年,即天授元年武则天最终实现了武周革命,登上了皇位。从这个历史的背景来看,武则天在短短的2年内将长安太原寺连续改成魏国寺和崇福寺,是有目的的,因为长安太原寺作为“高祖神尧皇帝起义处”,带上了太多和鲜明的李唐王朝的痕迹,这不能不让武则天感到难受,是她大周王朝的一块心病,所以她要在两年之内将太原寺的痕迹抹去,把这座因开国纪念而建立的寺院变成一般意义上的崇福寺,从根本上抹去这座寺庙最初的纪念意义。当长安的太原寺已经不复存在时,太原的太原寺也应该同时消失,所以太原的太原寺也应在武周革命的时期,改变了原有的纪念性质,变成了一般意义上的崇福寺了,也就是说,在载初元年,太原的太原寺改名为崇福寺了。

9、顺便提一句,像武则天这样改寺名的活动,并非仅是武氏一人所为,在唐代还可以找出很多这样的例子。例如唐会昌年间武宗灭佛,武宗逝世后,中宗即位,于会昌六年五月,左右街功德使奏:“准今月五日赦书节文,上都两街旧留四寺外,更添置八所,两所依旧名兴唐寺、保寿寺。六所请改旧名,宝应寺改为资圣寺,青龙寺改为护国寺,菩提寺改为保唐寺,清禅寺改为安国寺,法云尼寺改为唐安寺,崇敬尼寺改为唐昌寺。右街添置八所。西明寺改为福寿寺,庄严寺改为圣寿寺,旧留寺。二所旧名,千福寺改为兴元寺,化度寺改为崇福寺,永泰寺改为万寿寺,温国寺改为崇圣寺,经行寺改为龙兴寺,奉恩寺改为兴福寺。”中宗敕旨依奏。诛道士刘玄靖等十二人,以其说惑武宗,排毁释氏故也。[7]

10、武则天苦心积虑地将太原的太原寺改成了崇福寺,虽然他的建寺性质已经改变,但是其在佛教界的地位却一直没有改变,仍然是当地的一座最重要的寺院。敦煌写本P.4648《往五台山行记》谈道:“在河东城内。第一礼大崇福寺,入得寺门,有五层干元寺长寿阁。”这也说明当时崇福寺在太原城内已经非常有名,为进城之后要第一礼拜的寺院。到宋代以后,此寺仍然是太原寺内最有名和最大的寺院之一。

二、大连哪个地段放生最好

1、唐代的太原崇福寺,曾经有过很多僧人住锡,并被书进了僧传。根据僧传,在崇福寺里的重要僧人有:

2、释洪林,太原人。少履释门,禀受清化,率志都雅,言晤精穆。住并州大兴国寺,整畟贞严,希言寡涉,高众盛德,皆敬而奉之,为世重如此。独居一室积五十年,宾客送迎足不逾阈。至于僧法制度、道俗二食,身先座首,励力行奉。不以道德用亏时众,余则端坐房中俨然卓立,瓶衣什物周正方所,故登其门者不觉毛竖。有问其故,则从容谈论,词义审当,而不测其心造也。故兴国大寺百有余僧,敬异崇仰,有如天岸。[8]

3、释宗哲,西河平遥人也。稚岁而有奇相,聪颖天资。既寻师范,砥节饰躬,属玄奘三藏新翻诸经论,哲就其门,请益无替。凡几周星,备穷诸典,若指于掌,于奘门下号为得意哲,犹隋慧布之题目焉。后因讲唱厥义日新,时谓之为“法江”。哲曰:为吾谢此品藻焉,殊不知法海在乎大原矣。所指者盖浮丘为沧溟也。哲悯学者不达其意,而师悖哉,乃著义例,寰海之内莫不企羡。其如说佛位三事喻中。沼法师言:三点三目,强分上下,胜劣配属,太成巧诬。哲云:三事俱得,然无名师品量。退而省之,哲其得矣,号之得意,岂虚也乎。沼师所以成余师之说也。[9]

4、释浮丘,姓张氏,太原人。挺然奇表,慧悟绝伦,于《瑜伽论》差成精博,旁综群书,言分雅俗,四方学者,争造其门。然讷于宣剖,敏于通解,深藏若虚,庸庸品类,多所不知。于时哲公露其头角,博闻强识之者惧其抵触,岂况请余乎。哲惟神伏丘之义学,故谓为“法海”焉。[10]

太原何地可以放生蜈蚣,印祖故事:途经太原观灾象无德怎堪学射潮

5、释文爽,不详姓氏何许人也。早解尘缨,抉开爱网,从师问道。天然不睡,纵困惫之极亦唯趺坐,此行长坐头陀也。[11]

6、释慧警,姓张氏,祁人也。因能读通新译《大云经》,经中悬记武则天当道的事迹,武则天感斯圣莂,遂彻九重,乃诏讽之。则天帝大悦抚其顶,敕授紫袈裟一副,因而出家。气貌刚介,学处坚固,充本寺上座。拯顿颓纲,人皆畏惮。或于街陌见二众失仪片招讥丑,必议惩诫,断无宽理。后修禅法,虚室生白。[12]

7、释崇政,姓侯,太原人。神气沉约,仪容整丽,秀眉广目,挺志高奇。虽通群籍,所精者《俱舍论》。相国王公缙躬请政宣讲,于时谈丛发秀,美曲流音,属听无厌。虽移辰历晷,谓如食顷焉。其剖判尤长,无得形似矣。代宗皇帝下诏,征为章信寺大德,称疾不赴,终于本院。[13]

8、释思睿,姓王氏,太原人。夙通禅理,复贯律宗。慈悲仁让,忤无愠容。素婴羸瘵,乃立志法筵,专祈药上,恪勤不懈,寻见感征,忽心力勇锐,辩犹瓶注。因诵《十轮经》,日彻数纸,翌日倍之。开元中杖锡嵩少问道,时义福禅师禅林密致,造难其人,一言相入,若石投水。既饮甘露,五载而还。趺坐居定日不解膝,远迩击问,求其玄理,如堵墙焉。卒于所住院。[14]

9、释文瓒,姓张氏,晋阳人。天姿整恪,幼事师于并州崇福寺,学该群籍,控带三乘,至若金版银绳之箓,龙韬象秘之文,罔不耰耘情田波涛口海,宣畅皇化对扬天休,一皆悦服,诏为翻译并河南佛授记寺兼京兆安国、荷恩、崇福等寺大德。好修福事,设无遮一百会,凡圣混淆,一皆等施。纵风云连起,及至斋日,必晴明晏然,感动人只福无唐设。春秋六十余。卒于本院。[15]

10、释息尘,姓杨氏,并州人也。年文义斡通,于崇福寺宗感法师胜集传授。复学因明唯识,不亏敷演,学徒颖脱者数人。崇福寺辩才大师从式最为高足。于天佑二年,李氏奄有河东,武皇帝请居大安寺净土院,四事供养,专览藏教,修炼上生业,设无遮大斋前后五会。后被诸生就请下山,城内传扬《大论》,四序无辍,逐月设沐浴。后唐长兴二年,众请于大安国寺,后建三学院一所,供待四方听众。时又讲《华严》新经,传授于崇福寺继晖法师。由是三年不出院门,一字一礼《华严经》,一遍字字礼《大佛名经》,共一百二十卷。时晋高祖潜跃晋阳,最多钦重。洎乎龙飞尘每入洛京朝觐,必延内殿从容,锡赉颇丰。帝赐紫服并懿号,固让方俞。就楚伦法师学《俱舍论》,方经数日,微有疾生。平常唯衣大布不蓄盈长,六时礼佛未曾少缺,以灵骨归于太原。晋祖敕葬于晋水之西山,小塔至今存焉。[16]


参考资料

标签:

Copyright © 2022-2030 中国慈心代放生网网站地图sitemap.xml tag列表